產品列表
聯系方式
資訊中心
《國家危險廢物名錄》于8月1日起施行 飛灰處理欲破局

去年,我國垃圾焚燒量為6811萬噸,焚燒產生的飛灰近400萬噸。

由環境?;げ苛瞎曳⒄購透母鏤被?、公安部修訂發布的《國家危險廢物名錄》(2016版)(以下簡稱《名錄》)自8月1日開始施行。飛灰不但入選《名錄》,還同時入列《名錄》的《危險廢物豁免管理清單》。飛灰處理的現狀如何?還存在哪些問題?

不是小事

自有垃圾焚燒開始,就存在飛灰。垃圾焚燒處理時,有機物被氧化分解;無機物殘留下來,一部分隨著煙氣排放,一部分通過除塵留下來。留下來的,便是飛灰和殘渣。

我們國家的飛灰最大特點是:氯含量高。這種富有揮發性和干擾性的元素含量甚至可以高達30%,世界罕見。

“中國人的生活垃圾中含有大量的氯。一方面,我們用的塑料中含氯多;另一方面,中國人吃飯口味重、食品含鹽量高、食品殘渣又特別多,這就造成了生活垃圾中的氯含量相應提高。”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固體廢物污染控制技術研究所首席研究員、所長王琪說。他是《名錄》的編寫者之一,他進一步解釋,包括電子產品在內的生活用品大量運用金屬材料,給生活垃圾帶來了大量重金屬,其中絕大部分都和氯反應形成金屬氯化物,氯化物難以揮發,最終濃縮到了飛灰中。

另外,垃圾焚燒會產生有毒物質二 英,氣態二 英降溫凝結成固態,附著在飛灰上。

“并不是所有飛灰的重金屬和二 英含量都很高,但有20%以上超過了填埋場的入場標準。”王琪說。

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、黨委副書記劉建國說,因為具有污染物質的不穩定性和成分的不確定性,飛灰在世界各國都作為危險廢物管理。

“2015年,我國公布各類危險廢物的產生量為3000多萬噸,其中飛灰就有400萬噸,這個比例顯然不低。”劉建國說,因為垃圾組成、焚燒工藝、煙氣凈化工藝的不同,導致飛灰的成分波動較大。產生量巨大、特性復雜、波動大、干擾性和揮發性元素含量高的飛灰,對其后續的處理提出了巨大挑戰。

“飛灰為什么危險?就是因為富集重金屬和二 英,特別是重金屬。處理飛灰需要把重金屬的問題解決。如果僅僅利用了飛灰,而沒有解決重金屬問題,沒有把風險控制到最小,這個技術就不是最合適的技術。”劉建國說。

何為豁免

剛剛實施的《國家危險廢物名錄》(2016版)新增了《危險廢物豁免管理清單》,飛灰赫然在列。

既然垃圾焚燒飛灰如此危險,又為何豁免?

王琪解釋了何為“豁免”:豁免清單僅豁免了危險廢物特定環節的部分管理要求,并沒有豁免其危險廢物的屬性和危險廢物管理的其他程序。以飛灰為例,此前垃圾填埋場接收飛灰填埋時需具備危廢處理處置相關許可證,《名錄》實施之后,生活垃圾填埋場不再需要申請經營許可證就可以接受飛灰填埋。

假如垃圾填埋場、水泥生產企業等必須申請經營許可證才能處理飛灰,就會缺少處理飛灰的積極性,從而影響飛灰的無害化處置。采用豁免的方式解決這一問題,飛灰就可以合理地走進生活垃圾場填埋處理、進入水泥窯去生產水泥等?;礱餿ń黿齷礱飭朔苫業奶囟ùχ沒方?,而不包括轉移環節,對所豁免的處置環節也有明確要求:進入生活垃圾填埋場要符合生活垃圾填埋標準,進入水泥窯要符合水泥窯協同處置標準。

也就是說,豁免權實際上控制住了飛灰的去向,也明確了處理方式和處理標準,從而進一步約束了飛灰對環境帶來的影響。

“垃圾填埋場的管理是由城建部門,豁免后,主管部門需要承擔責任,保證入場的飛灰符合填埋標準,豁免的結果是加強管理。”王琪說。

頭尾齊抓

飛灰往哪里去?

高溫熔融處理后做建材;進入水泥窯協同處理;利用螯合劑與重金屬螯合穩定之后進入填埋場。

“螯合、穩定、衛生填埋,這是目前我們掌握最經濟,最方便的一種方式,而且也得到大部分垃圾焚燒發電廠的認同。”浙江旺能環保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江曉華說,“飛灰的處置現狀是按照最簡單的標準螯合,螯合過后還要經過實驗室檢測。”

“固化穩定化后進入填埋場,是國際主流的飛灰處理方式。”劉建國說,工業生產需要原料品質穩定,飛灰的品質沒法控制、組成不穩定、氯含量高,對于建材廠商和水泥廠來說并不是生產原料的好選擇。在德國,飛灰大部分儲藏在地下的巖鹽礦,這些空間被用作倉庫來貯存飛灰,成本跟固化進填埋場相比低很多。

在劉建國看來,飛灰中污染物含量高并非完全是壞事。這意味著不可控的排放中重金屬和二 英量小了,富集到了固體飛灰中,從污染控制和風險控制的角度講反而有利。目前的制約因素是,危廢填埋場的庫容嚴重不足,飛灰更多地只能進生活垃圾填埋場,必須從技術上固化穩定化飛灰,使其達到入場標準并嚴格地去執行標準,才能讓飛灰處理的安全性有保障。

中南大學冶金與環境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鄭雅杰說,只有能夠回收重金屬,才能真正使得飛灰無害化。

“飛灰富含大量納、鎂、硅、鈣、鋁、鐵,這些東西可以做玻璃、建材等。如何使重金屬與這些輕金屬分離,便是技術處理的關鍵。用冶金活化的方法,加入硫化試劑,把輕金屬的渣附在上面,將來做玻璃和陶瓷等等。”鄭雅杰說,要向這個方向邁進,需要更多的校企合作。

除了在飛灰處理環節加強合作、找到行之有效的技術手段,專家還提出要從源頭抓起,強調垃圾分類。

“我國的飛灰情況復雜,正是因為我們前端垃圾收集不分類、管理粗放帶來的。前端粗放的生活方式,必然導致末端的某一個環節出現問題。”E20環境平臺高級合伙人、E20研究院執行院長薛濤說,之所以垃圾焚燒飛灰中某些物質含量高,是因為垃圾中這些東西的含量本來就高。餐廚垃圾、塑料垃圾混在一起,最后形成了飛灰中大量的無機氯和有機氯,垃圾分類推行得比較好的國家,氯的含量遠低于我國,飛灰中重金屬的含量就低很多。

“飛灰中很多危險物質源于前端分類不夠。這讓我們看到國家推動垃圾分類的意義所在。”薛濤說。(經濟日報記者 陳瑩瑩)

 

【責任編輯:朱宏利】
發布時間:2016-09-14
{ganrao}